首页 大使信息 使馆信息 使馆新闻 中马关系 领事服务 经贸往来 文化教育
槟城掠影
2008/11/24

  宁波

    

  习惯了吉隆坡这大都市的浮华与喧嚣,来到风光旖旎的槟城,人不自觉地会放松下来。  

  槟城是自然的。远山与海相依,海又与城市相连。夕阳西下时,海浪拍岸的柔和声音,宛若海水对城市的绵绵倾诉。晴空万里时,海的颜色有深深浅浅的蓝,浓浓淡淡的绿。街道上,繁茂的叶子花在热带的阳光下缤纷竞放,从无止歇。黄绿色的鹦鹉在大树枝叶间嬉戏,不知名的鸥鸟在海岸上下翻飞。骑三轮车的老人在滨海路上悠闲驶过。街边的大排档生意红火,人声喧嚷。这一幅幅诗情画意又满溢着人间烟火气的画卷绘出了槟城的和谐自然。  

  槟城是惬意的。一下飞机,便被包围在柔媚的热带花香里。坐上车,不紧不慢地行驶在街道上,看两旁参天的古树,顶着浓重的绿荫。三三两两的女中学生,着白衣蓝裙,微笑恬静地走着。再听司机软软的闽南口音,讲着槟城的历史、旅游景点和风土人情。这样让人身心放松、毫无戒备的感觉应该就是故乡的感觉吧!乡愁,这个词许久没有浮现在脑海里了。  

  槟城是历史的。孙中山先生曾在这里倡导革命,创办《光华日报》,这份至今仍旧刊行的报纸,拿在手里,仿佛仍能感到历史的厚重。白墙红顶的殖民地时期建筑保存完好,随处可见。晚上在一间建于1885年,名为East & Oriental的饭店吃饭。不知道这个名字该翻译成什么?“东方,东方”?象是一种咏叹,是西方人折服于东方之美而发出的赞叹。但是这种赞叹似乎有点儿不怀好意,美且柔弱的东西终究只能被征服吗?饭店也是红顶白墙,面朝大海,从古色古香的大堂经过,颇有时光倒流之感。据说,有两个德国作家曾经在这里写出过伟大的作品。  

  槟城也是沉重的。去城郊的战争博物馆参观。博物馆建在二战时期英军留下的堡垒中。这座堡垒后来被日本人占领。随着导游钻进仅供一人猫腰而过的长长的坑道,眼前只有黑暗、窒息和些微的恐惧。到光明处,已是人人大汗,再要让大家从原路回去,却是谁也不肯了。司令部里贴着旧中国的烟草美女招贴画,刑讯室里还遗留着日本人折磨犯人用的铁架、绳索和工具。据说,这间屋子每月必有固定的两天会冒出汽油的味道,是战争的冤魂仍未消散吗?难以想象一派欢欢喜喜,明媚适意的槟城也曾笼罩在战争的阴影之下。  

  槟城之行短短几天,仅仅是我的诸多从机场到饭店,再从饭店到机场的旅途之一。所闻所见不过浮光掠影,很多旅人必看的还没看,必吃的还没吃。留下些遗憾也好,下次还可以再去。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