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使信息 使馆信息 使馆新闻 中马关系 领事服务 经贸往来 文化教育
青山绕云海,雨林蕴奇观
马来西亚大汉山国家公园游记
2007/11/09

  马来西亚大汉山国家公园,占地4343平方公里,是世界上最大、保存最完整的热带雨林保护区,生长着最古老的原始雨林,迄今已有一亿三千万年历史,园内海拔2187米的大汉山是西马最高峰。趁国庆长假,馆员们引朋携伴,到这个充满神奇魅力的热带动植物天堂寻幽探秘。

森林公园入口

  沿途风光怡

  从吉隆坡出发,车舟劳顿5小时,可抵国家公园。沿途穿中央山脉,越棕榈丛林,青山绵延,峰谷青翠。抬眼望去,满山遍野的墨绿、黄绿、青葱、翠绿,浑如游走在绿色海洋。偶见白顶红屋藏林间,面青山叠嶂,对云海飘绕,临山谷溪壑,如隐居仙境,引发阵阵赞慕。路边时有老棕枯立,杆杆挺直,无枝无叶,恍兵阵待阅,下有灌木丛生,恰是“老木前头万树春”。一路怀绿色清凉,不知不觉直抵公园渡口前。待离开公园时,我们改道水路,乘木舟缓行,观雨林树藤繁茂,赏河道曲折幽静,见猴子在枝梢玩跃,牛群在岸边食草,悠然自得,野趣十足。

岸边牛群

  茅舍骤雨急

  身站渡口,隔黄浊河道,望对岸山壁,森林公园标识清晰可见。园内有多处旅舍,藏在雨林深处的树屋,步行需一天,供探险者休憩,普通游客多住林边酒店。酒店建筑极具特色,是百余所马来式独幢木楼,高脚斜顶,前铺楼梯,后设阳台。屋内空间不大,陈设简朴,以竹篾作席,饰屋顶四壁,在丛林掩映中,浑然天成。

  简单入住后,我们迫不及待出游,匆忙中忘带雨具。热带雨林岂是虚名,才上渡船,就有雨丝轻飘,随即暴雨淋头。大家还没进得林,就被雨浇了透。情急之下,由导游引领,我们躲进土著人的斜顶窝棚。棚以腕粗圆木横贯架高,上铺竹席,一角挂蚊帐为床。棚本小而人众,大家或蹲或踞,狼狈避雨。唯见棚边滴雨成线,渐成水帘,水汇成溪,一任横流。待盼得云开雨歇,却惊见来时土路变溪瀑河道,只得一路小心翼翼,攀扶着下山。待身在渡船上,见两岸山青木翠,云飘雾缈,岸边浮屋缓缓荡,河上渔夫悠悠网,宛如人在画中游。

  回屋后,雨势渐微,但雨点仍淅沥,敲在房顶,清脆作响,噼啪有声。近黄昏时,更听得野猪哼哼,山鸡啾啾,虫鸣不断,蛙声成片,尽品亲近大自然乐趣。晨昏时分,在屋前棚后,亦随处可见野猪长鼻乱拱,结群觅食,更有数头小猪,亦步亦趋。偶尔还能遇到山鸡和野鹿悠哉闲步,引众人驻足围观。

渡口

  

土著人茅屋

        星夜密林行

  雨后的丛林,天净云疏,星垂月朗,正是夜游好时机。据说林中栖息着200多种动物,让人为之雀跃。但导游一再提醒,林中蚂蟥遍地,也实让我们闻之变色。

  当晚,我们先到一处木制三层观景台,搜寻夜间动物踪迹。身坐平台,四处暗无光亮,唯借电筒光柱,恍见面前一片平阔,原来是林间湖泊。几经极目远眺,突见数百米外亮光闪闪,那就是夜行动物的眼睛。隐隐从身形判断,是几只饮水的野鹿,还有伏在树间的山猫。头一次在夜间观察动物,见漆黑中其目光竟灼灼,亮如星光,不禁惊叹自然造物的神奇。

  约会完夜行动物,我们钻入雨林去赏昆虫。初入丛林,导游忽让我们关闭电筒,黑暗中只见一段木枝荧荧闪光,颇像堆满萤火虫,原来是一种特殊的菌类,多于雨后生在枯枝上。跟随导游,我们竟还在枝杈间找到十足象细枝的竹节虫,趴在树上巴掌大的蜘蛛,倒垂藤曼上的蝙蝠……。不过密林深处,暗无星光,四周虫鸣鸟啼,眼前枝蔓横行,脚下根脉交错,泥泞难行。一面要借电筒光影照前路,一面要严防蚂蟥沾身,真是手忙脚乱。夜游尽兴之余,仍难免惊见衣裤上血迹斑斑,不知何时早中了蚂蟥的招。

密林

  吊桥凌空渡

  在森林公园内,大汉山山麓,还建有世界上最长吊桥。人在山前,即可瞥见细长索桥,横亘头顶。待登临吊桥,则尽享站在树尖看世界的奇趣。吊桥是借数棵参天巨树,结为六段环形索桥。树身上设桥台,各段吊桥以钢索相连,设半人高护网,下铺木板,窄仅可并足。为安全记,一桥只准四人同行,且需间隔五米以上。站在桥上,抬眼树顶层叠,远眺丛林密布,俯视灌林沟壑,前望桥台尚远,回头已无退路。吊桥有一段跨度长达300米,行之摇摇晃晃,恍偌失重,只觉头晕目眩,颇是惊心。大家多心无旁骛,目不斜视,屏息缓行,半空施展凌波微步,方可稳稳渡之。

  飞渡吊桥后,可沿路攀爬大汉山,山上既有登山者走出的坎途捷径,也有煞费苦心架建的板台大路,供游人自行选择,登山览秀。

吊桥

  土著秘技奇

  公园内有土著部落居住,且辟为景点参观。自酒店乘木舟逆流而上,不久旋见高地上背山面河处,七八个尖顶茅舍散落,三五群赤背童少嬉戏,俨然自得其乐。

  上岸后,导游为我们详尽介绍了土著人狩猎用的自制长杆吹枪、竹针和针上毒液。土著猎手更当场表演,只见其手扶长杆,深深吸气, 猛然一吹,竹针正中百余米外靶心,神乎其技。随后,部落中最强壮男子展示钻木取火本领。其先在挖洞的软木内填上干草叶,然后借竹条在洞侧凹槽内往返拉送,不刻见青烟微起,随即浓烟阵阵。此时将干草取出,轻轻吹之,即有火苗燃起。大家出于新奇,上前几番尝试,却烟也不见冒起,唯有收手。

吹枪

  蝠洞险隘闯

蝙蝠洞

  在潮湿闷热的雨林中,还藏有奇险的蝙蝠洞,值得一探。只是丛林小径上泥浆、腐叶和蚂蟥密布,需辛苦跋涉半个多钟头,方达蝠洞。初看洞口遍布藤蔓,窄仅容身,且臭气阵阵,水流腐浊,非经指点,绝不信内有洞天。一入洞口,就开始暗呼上当,因洞内低矮,需蹲爬方可进入。且洞壁湿滑,怪石交错,无处着力。还好洞壁拦有绳索,于是一直借以在黑暗中摸索滚爬。

  洞内地形幽闭复杂,仅能凭电筒照亮眼前数米,须有人指点落脚地,前后相互扶助。于是怀惴惴恐惧之心,切切脱困之急,大家时而纵身滑下石壁,时而缩身钻行暗道,虽然洞顶倒挂的群居蝙蝠,就在眼前呲牙抖翅,也根本无暇他顾。最后更需脚踏浊水、大张四肢以借力,几经俯身横爬至高处,然后探身直直向上,方攀爬出洞口。

  一出洞来,顿觉眼前天地宽。大家虽四肢疲乏,但想想暗洞脱困也是人生难得奇遇,更倍感挑战自我、勇闯难关之成就,深信凭无畏勇气和协作精神,定可迎难而上。回途泥泞路上,每人步伐都更坚稳,不再蹑足四处闪躲,早将蚂蟥和泥泞抛之脑后,这倒是丛林探险的一大收获。

驻马来西亚使馆  商震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