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使信息 使馆信息 使馆新闻 中马关系 领事服务 经贸往来 文化教育
马来女人(附图)
驻马来西亚使馆 沈宁

马来西亚是穆斯林国家,几乎所有的马来女人都是穆斯林教徒。

过去听到穆斯林女人,脑海中冒出的画面必然是一袭白袍后跟随的三两黑袍。白袍是穆斯林男人,跟在后面的是他的妻子们。黑袍宽大厚实,从顶上青丝到足下绣鞋,严严实实地包住了女人的一切秘密,只留出鼻下一个洞和眼前一片网。再好的身段,再美的面容,与行人丝毫无关。

来到马来西亚,发现自己的见识狭隘可笑。

很多马来女人并不戴头巾,三千发丝尽可自由亮相。无论是浅吻额头的俏丽短发,抑或是轻搭双肩的柔美长发,女性的温柔就在发丝间盘旋停驻。戴头巾的也只是将秀发、耳朵和颈脖藏起,脸还是大方地露着。一双忽闪的大眼睛顾盼流辉,直接背叛了所有试图掩饰女性美的宗教严规,上演着诉不尽的魅力诱惑。头巾极少见到黑色的,而是白色唱主调,甚至于淡色的粉、蓝、黄等也常能看见。不少头巾镶有镂空或透明的花边,巾面点缀着各色花纹与珠饰,成为马来女人特有的顶上风情。

        马来女人的传统服装名曰马来长袍,面料多为东南亚著名的手工蜡染布巴迪。巴迪布从色彩浓烈的热带自然风光汲取灵感,极尽颜色辅陈之能事,鲜红、宝蓝、嫩黄、亮粉、翠绿……所有别国女人想用又不敢用的颜色尽在这里大胆登场,就连红绿、黄紫、橙青这样的对比色也频繁亮相,再配以大块的花草、几何图案,带给人的视觉神经不可名状的冲击与震撼。长袍多分内外两件。内着长裙,无袖,裙摆长及脚面;外罩长衫,长袖,衣摆几近双膝。传统长袍为宽松式,虽不能尽显马来女人的玲珑曲线,却恰到好处地拉长了身形,使人更显高佻。改良长袍则更好地顺应了身体线条,耸胸掐腰,尽显妖娆。

        如果只是这样的装扮的一个女人从面前走过,你只能将她形容成一幅画。马来女人还有一个秘密武器。有了这个秘密武器,她就从平面走向立体,从静止变成灵动,成为鲜活的诗、生动的画、流淌的歌。这个秘密武器就是服饰配件,特别是头巾和长袍上的别针,以及脚下的凉鞋。假如头巾、长袍体现的是含蓄的内敛的美,那么别针和凉鞋无疑是灵魂的突破口,是个性的扩张、自我的宣泄。马来女人用的每一支别针和每一双凉鞋都极尽华丽,缀满了各式珠宝水钻,造型夸张,色彩绚丽。随着女人们的一颦一笑、一步一摇,珠宝水钻们便成为跳跃的霓虹灯,闪烁发亮,将女人们衬托得流光溢彩,气质非凡。

        世间文化万象,所以风俗万象,风情亦万象。每个民族都有不可背逆的文化传统,所以每个民族的女人们都有不可背逆的外表特征。或许严苛的伊斯兰教义是不可逾越的墙,但奔放的热带性格绝对是阻隔不断的香。严苛与奔放的融合带给了我们最美丽的马来女人,墙里开花,墙外飘香。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