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使信息 使馆信息 使馆新闻 外交之声 中马关系 领事服务 经贸往来 文化教育
《星洲日报》刊登驻东盟大使徐步署名文章《南海航行自由受到威胁只是一个伪命题》
2016/01/21

  2015年12月14日,《星洲日报》综合版刊登驻东盟大使徐步署名文章《南海航行自由受到威胁只是一个伪命题》。全文如下:

  近来,南海航行和飞越自由问题倍受关注。少数国家和一些西方媒体大力炒作,仿佛一夜之间南海船只不能航行,飞机无法飞越了。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种炒作背后都在影射中国。那么真实情况是如何呢?让我们在一片纷繁炒作之中,冷静客观地看看这个问题。

  事实上,长期以来南海局势总体上是和平的、稳定的,南海航运通道始终保持通畅,各国依据国际法在南海享有的航行和飞越自由并不存在问题。南海是亚太国家对外贸易和能源进口的重要运输通道,每年有十几万艘各国船只搭载价值约5万亿美元的货物安全自由地通过。根据美国媒体报道,每天有1500多万桶石油经过马六甲海峡和南海运往东亚。除个别船只受到海盗威胁外,从来没听说过哪艘过往船只在南海受到了哪国政府的干扰。在南海各沿岸国的共同努力下,南海的航行自由一直得到了强有力的保障,南海航运通道畅通的证据确凿无疑。可见所谓南海航行和飞越自由受到威胁本来就是个伪命题。

  那么,南海航行与飞越自由从何时起成为一个“问题”呢? 恰恰是在美国宣布“重返亚太”之后。2009年奥巴马政府高调宣布“重返亚洲”,2010年美时任国务卿克林顿在东盟地区论坛上表示南海领土争议事关美国国家利益,此后南海局势日趋紧张。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美国不断介入南海事务,借各类双边或多边场合炒作南海问题。与此同时,美国还积极扩大在南海地区的军事存在,加大对一些南海沿岸国家的军事援助,频繁与这些国家在南海开展联合军演,借维护航行和飞越自由之名,行炫耀武力之实。这些做法严重干扰了地区国家谋和平、促合作的友好氛围,搅乱了原本平静的南海局势。

  美国所谓的“航行自由”,实际上是以维护国际法中的“无害通过权”和“航行和飞越自由”为名义,派舰机擅自进入其他国家领海、专属经济区甚至群岛海峡等内水水域,挑战有关国家对相关水域的主权和管辖权,凸显其海上霸权的地位。根据美国防部网站信息,在2013年10月至2014年9月期间,美军以维护“航行自由”为名,对包括中国、印度、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越南、韩国在内的19个国家和地区的海洋权益进行了挑战,这种做法,与多数国家对于“航行自由”的理解相违背。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研究了几十年迟迟不肯加入,现在却时刻引用该公约来约束他国。不难看出,《公约》已成为美国的一个工具,利己则用,不利则弃。美国是在利用南海的海洋权益和领土争议以及所谓“航行和飞越自由”问题,为扩大自己在南海地区的军事存在寻找借口。

  中国是南海航行和飞越自由的受益者和维护者。中国是世界上主要贸易国,也是能源资源进口大国。中国40%以上的外贸货物和80%以上的进口原油都要从南海通过,可以说南海是中国海上运输的生命线。南海的安全与航行自由同中国的经济繁荣息息相关,是中国的重大关切。中国始终坚定维护南海的和平稳定,一贯坚持各国依据国际法在南海享有的航行权利应得到保障。中国同时主张,各国在行使航行和飞越权利时,应充分尊重沿岸国的主权和安全。

  近两年,中国在南沙群岛部分驻守岛礁上开展了一些建设活动,个别国家指责这将损害南海航行与飞越自由和安全。实际情况是,中国在南沙岛礁的建设以民事功能为主,不会影响南海航行与飞越自由,而是旨在为南海的航行和生产提供更好的公共安全服务。今年10月,南海华阳礁和赤瓜礁两座大型多功能灯塔正式发光并投入使用,大大改善南海水域通航环境,提高该海域船舶航行安全。中国还在有关岛礁上建设了无线电导航、海上安全通信等设施,配备了综合性医疗和急救设备,为过往船只提供导航和安全救助服务。当然,有关岛礁建设也会包括一些必要的军事设施,但它们纯属防卫性质,也是有限度的。

  多年来,中国始终寻求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根据国际法原则,通过协商谈判和平解决南海争议,并与相关国家做出了积极的努力,体现了大国的胸怀和担当。2002年,中国与东盟相关国家签署《南海各方行为宣言》。2013年,中方同东盟国家在落实《宣言》框架下启动“南海行为准则”磋商,目前已举行多次高官会和联合工作组会,取得重要进展。2014年,李克强总理在东亚峰会上首次以国家领导人身份正式提出解决南海问题的“双轨”思路,即有关争议由直接当事国通过友好协商谈判寻求和平解决,而南海的和平稳定则由中国与东盟国家共同维护。这一思路得到了多数东盟国家的支持,也完全符合国际法和国际实践鼓励的方向。

  在今年11月吉隆坡东亚峰会上,李克强总理重申中方倡导处理南海问题的“双轨”思路,并就妥善解决南海问题提出五点倡议:一是各国共同维护国际和地区包括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二是直接有关的主权国家根据国际法原则,以和平方式解决领土和管辖权争议;三是中国和东盟国家承诺全面有效完整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加快“南海行为准则”磋商;四是域外国家承诺尊重和支持地区国家维护南海和平稳定的努力,不采取导致地区局势紧张的行动;五是各国承诺依据国际法行使和维护在南海享有的航行和飞越自由。这些倡议再次表明了中国以和平方式解决南海问题的决心和诚意。

  南海问题事实简单,成因复杂,其中掺杂着某些当事国的“小算盘”和一些域外国家对东亚“大棋局”的谋划,短期内难以彻底解决。南海航行和飞越自由事关地区国家的切身利益,必须维护好。同时,个别域外国家刻意炒作南海航行和飞越自由,在南海炫耀武力的危险做法也应引起人们的警惕。南海的和平与稳定来之不易,需要相关各方通过实际行动共同珍惜和维护,将南海建设成和平、友好、合作之海。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